柠檬鸽子鱼还因因

mxtc及mdzs一生黑,别在我面前出现

【苍黑】我必须bb两句我和我师傅/2

想不到吧竟然有二hhhhhh @某片天空的星 出来恰粮

不会画画【写文也不会】……现在试图拉票是不是晚了点?作品叫火龙炎弹!我真的不会画画1551但是还是请大家看看拜托了!!!

神无敌ooc警告













【当被邀请打悬赏/师徒时的几家欢喜几家愁】


众所周知,小黑是个菜鸡新人。


虽然技能全点在了闪避上,但是他硬生生靠着骚浪贱皮试图炫技脚滑在每次的33,竞技场等等场合,其天秀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要说小黑在哪不敢皮,也就只有师徒任务和师傅在的情况了。


……干嘛呀,当然要给师傅好印象啊!

小黑嚼吧嚼吧泡泡糖理直气壮,jpg


不过同样的,他也的确有那个实力在即使是以上忍身份打a赏的情况下还能苟到最后,只要不是碰到攻击就扑街的程度,他永远能靠生物本能一样流畅的操作躲过攻击。


某个熊猫人对此深感意外,并以此为借口次次在苍牙带他俩打悬赏的时候暴毙,期间小黑好几次怕苍牙嫌弃他俩,并以【吃你的竹子去】为由暴躁赶熊猫。


——————【一个极度僵硬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的转场】————


夏天天亮的早,小黑迷迷糊糊的被消息声吵醒,打开界面一看瞬间从头到脚激灵一下清醒过来。

——苍牙问他要不要去做师徒任务。


“这……”

小黑愣在床上想了好一会儿,才记得昨天自己刚刚上到超忍。

……也就是说,最后那三个师徒任务可以去完成了。


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本应该很高兴师傅愿意带他,但是看着金灿灿的出师奖励莫名有些落寞。


【果然……会嫌弃吧。】

【毕竟我那么菜,带在身边也只能是累赘啊。】

【想早点丢掉我吧……】

……


阳光明亮的刺入眼眶,小黑惊觉时间已经不早了。揉揉因为发呆而显得酸涩的眼睛,他甩甩头丢掉有的没的,慌忙把红围巾在脖子上绕两圈,套上忍者服便往苍牙发过来的位置赶。


“对不起啊师傅——刚才……刚才没看见!”少年不好意思挠挠头,朝抱着胸看上去已经等待许久的苍牙挥手。他的笑意多少有些勉强,好在苍牙似乎心情不错并没有注意。

“走吧。”他说。


【还剩最后一局师徒。】小黑想。

师傅很强,两局修行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他一路浑浑噩噩的躲避着攻击,直到苍牙在他耳边叫“小黑”才猛然回神。


“你怎么了?”苍牙语气略带疑惑,战斗时不觉得,安静下来才发现这个平日神采奕奕的小男孩竟然低沉的吓人。

“嗯嗯?我没事啊?那个啥,师傅我正好有个A赏打不过……”下意识抬手揪住苍牙的衣摆,小黑眯着眼睛笑,把复杂情绪尽数压在最底。

【我知道a赏要三个人,但是……剧情需要】


——不想离开,哪怕只是久一点点。


这邀请真是僵硬极了,但他还是如愿以偿或者说不出所料的得到了苍牙的同意。随手将悬赏塞给师傅,小黑腹诽着为什么血影又来闹事。


不过说起来,自己还得谢谢他?

侧身躲过接连而来的剑气,他看着血影被挠了几道红痕苦大仇深的脸忍不住笑了一下,立刻听见了对面的剑客的叫嚷。

“鼠辈你笑什么?!”

“噗……咳,没什么。”

“诶诶你干什么!”


随着血影一声【居合斩】,小黑还没来得及把笑意收回去就猝不及防扑街在了红色的攻击上,划开的忍者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肩膀,被汩汩涌出的鲜血染成更深的颜色。

“唉……”头一次在师傅面前暴毙……到最后都没有留下好印象呢。

闷闷不乐的撑着头坐在竹林边上,小黑咬牙把绷带一圈一圈往手上缠。似乎是消了怒气,血影放下手里的剑凑过来蹲在他身边。


“鼠辈你怎么蔫嗒嗒的?”

“……我要出师了。”小黑抬起头懒洋洋的看他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白色的绷带上。

“那又怎样?”御庭三剑客锲而不舍的追问道。小黑有点烦,随便掏个甜团子堵了上去。

“嘿呀你不懂!话说,你怎么又愤怒了?”


仿佛是谈到了心坎上,也可能是忍村的豆馅儿团子太好吃【谁知道为什么小黑今天没带辣味饭团】,血影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小黑身边,一起围观苍牙在另一个场地打【血影】。

“还不是你队长,难得同意来打一场,最后却……”

“隼白队长最后怎么了?”见人声音低了下去,这可不是血影的作风,小黑将绷带收紧好奇的抬头,却见红衣男人抿着唇面色复杂,硬要描述的话……


那应该是【他为什么会干这种事】的疑惑,带一点点【我竟然被那啥了,还是下面那个】的愤怒,交杂着【我和我喜欢的人好像是两情相悦】的满足。


今天也是奇妙比喻的一天呢,小黑。【笑】


于是苍牙回来就看见了一副小黑含情脉脉,血影情郎妾意的画面。

不是在打架吗?不是愤怒的血影吗?不是今天郁郁寡欢的小黑吗?

酷哥疑惑三连。

难到小黑是因为血影才不高兴的……?苍牙表示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啊,师傅!”

察觉到熟悉的气息接近,小黑呼的一下站起来,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双手有些纠结的背在身后扯围巾,红色的布料被揉的一团乱,最终却是没心没肺的扬起笑脸。“还剩最后一场喔!我今天争取出师!”


“嗯。”没注意小黑的眼神略带古怪,苍牙注意力全在血影身上。红衣的男人完全没有御庭三剑客的形象,他好像是呛到了,握着半个甜团子坐在竹子底下咳的惊天动地。“他怎么回事?”

将小黑拉到身边低声询问,苍牙面具下英气的眉头皱成一团。这两家伙今天都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是不是血影又趁机对小黑灌输些危害忍村的东西。


但是这落到心事重重的小黑眼里就变了个味道:关心!看见没!这是赤裸裸的在意人家啊!!


——这下好了,误会大了去了。


“我也不知道……师傅。”少年鼓着腮帮子半个身体躲在师傅背后,天晶苦无沉甸甸的在背后散发寒气,透过薄薄的忍者服贴在背上,凉的他一个哆嗦。

看了一眼显然不在状态的小黑,苍牙摇摇头不再理会剑客,拉起他的手半推半带的去执行最后一场修行。


————【干嘛,没见过不会转场的人吗】————


“那个,师傅我出师以后还可以留在家族吗?”

这句话小黑问的很突然。


他们打【苍牙单方面摁着削】boss完后天色已经不早了,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拖着长长的围巾和长长的影子不紧不慢走在路上,光透过竹叶影影绰绰飘的脸上,照亮了少年金色的眼睛。

很认真的眼睛。苍牙想,所以他打消了小黑是不经意间说漏嘴的可能,止住脚步抬起手揉揉小孩柔软的黑色碎发。


“肯定可以啊!”面具下的眼睛难得有些狡黠,青年爽朗的声音像是在安抚:“没事,慢慢来。”


“那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组长了?”


“哈哈哈哈,随你!”苍牙忍不住笑出声手上力度下意识加大。感觉掌下的身体一瞬间有了点如释重负的轻盈,小黑矮身几步溜到他身前露出灿烂的笑,红色围巾在夕阳里轻飘飘的飞起来。

“——嗯!!!!!”




【想表达的其实是师傅根本没那么在意……自己在瞎想罢了xxx】

【下一章就正儿八经谈恋爱了,和亲身经历不会有太大挂钩】

【已经我想吐槽很久了,为什么天晶苦无那么大!?x影忍者里明明是小小的一个!】

【重新看了一遍,wtm写的什么玩意】

【最后的最后!请各位给我一票叭!拜托了!】


发发这几天的摸鱼x
p12自家拟人,sao浪/jian/皮爱吹泡泡糖
p3猫耳隼白
p4喝醉了的血影,后一张是原图
哇血影真的是可爱的一批【安详躺平】
以及!有兴趣来游戏找我玩呀xxID天侍

【苍黑】我必须bb两句我和我师傅/1

苍黑,神无敌ooc警告

觉醒苍牙x原皮小黑

我果然是sa——bi——【确信】

当小黑还是个菜鸡忍者连功能都没有摸索全的时候,带他来忍村的兄弟【特指某个熊猫人】就已经往狂忍上窜了。

小黑小朋友坐在忍村的马路牙子上把r武上的番薯掰下来,一边剥皮一边啃指甲想,这肯定不行的呀,多没面子是不是?人家搓个丸子刷刷刷打出上万伤害自己在一边苟攻击,画面太菜他不想看。

于是社恐小黑拍拍自己红围巾下的脸下定决心,在当晚乘着夜黑风高悄咪咪把招徒弟的大佬们挨个申请了一遍。原想着眼不见心不烦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拐个便宜师傅回来,没想到手里爱疯x叮当一声吓到他差点当场砸了屏幕。

颤颤巍巍的点开师徒,哦豁,狂忍。

小黑瞬间感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围绕着自己,如果非要描述,那应该是【啊不算太强我应该苟的了】的庆幸混杂着【诶不是大佬吗还想体验一把大佬带我飞呢xx】的遗憾,以及莫名其妙的【妈鸭竟然还有人要我这个菜鸡啊】的欣喜。

不过说过了,这位小黑是 社 恐。

深吸一口气把脸埋在被子里滚了两圈,他试图用围巾勒紧脖子让缺氧使自己镇定下来,权当没看见,八个小时后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墨菲定律是真实存在的,你爱信不信,反正小黑看着师傅地滴滴给自己发消息是【被迫】信了的。——

奔着师傅的消息不回那太不敬了,再说他也挺好奇师傅会跟初次见面的自己说什么,至于早睡早起之类的……

诶呀妈呀,真香。

小心翼翼的点开信息,小忍者在下一秒战术后仰:【你好。】

嗯,对,我很好,谢谢您啊!

小黑死鱼眼,jpg,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抬手下滑便看见了新的消息弹出来。

【徒弟。】

【你能不能拜我大号为师。】

【带你比较方便。】

【IDxxxxx】

……嗯嗯嗯好的行没问题你说啥就是啥吧。

摊饼一样给自己翻了个面,他乖巧的加上了师傅大号,然后被面板的满屏金色ssr闪瞎了眼。

woc,nb

一边啧啧赞叹着,小黑邓摇三连:妈也,大佬,惹不起。

抹了一把莫须有的眼泪,他在苍牙师傅的指示下退了家族删了小号师徒,呆鸡般被开后门放进了家族。

哦豁,八级大家族。

哦豁,满级的琳儿响叮当。

哦豁,满级的熊猫人。

哦豁,满屏的大佬。【中混进了一个菜鸡】

小•全群最菜•没有之一,真的没有•黑咳出一口血,扯着苍牙衣角【虽然他比较想试试尾巴尖儿】瑟瑟发抖:“师傅,我呆在这里是不是不大好?”

苍牙大佬透过面具撇他一眼,小黑莫名觉得他似乎带了点笑意。

“我是族长。”

“有啥不合适。”

cao,这安全感,绝了。

小黑在他身后默默捂心口。

相处模式↓

小黑:师傅打悬赏吗?

苍牙:打。

小黑:师傅师徒修行来吗?

苍牙:来。

小黑:师傅我带个朋友可以吗?

苍牙:没问题。

小黑:师傅我b赏打不过QAQ

苍牙:没关系,我带你。

【我师傅还会主动邀请我悬赏,落泪】

小黑【我】:md,有这个师傅我死而无憾。

小黑的火龙炎弹真的萌的我心 肝 乱 颤
他这么可爱妈妈不允许有人不喜欢他55555【爆哭】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55555

填个表
哪吒我太可以了155551我磕爆

【关于我家孩子怎么个死法】

【大写加粗】是自家孩子的爽段子
【因为没地方放了】
求求你们不要下滑
真的,不要





























南逆十会怎么死去呢?

封匠曾经问过。

“我会飞吧。”逆十说。

——八月的天好蓝啊。

柔软的绒布一般在远山前起伏,渲染出朦胧的一片,逆十悠哉的叼着被压皱一点的烟,偏头朝空中吐出淡紫的烟雾,目光有意无意的随着烟雾游离,随着去向不知名的远方而逐渐透明。

直到夕阳薄暮,黑色的羽翼破开余晖,强烈的风吹散一地的烟头。逆十开始不紧不慢的往高处飞,流动的空气把他的羽毛向下捋平的整整齐齐,偶尔有几根旧毛飘落,在漫天红霞中隐没。

——就如同他的生命一样。

少年在努力的往上,再往上,他看地面上的所有东西因为高度上升而逐渐变小。阁楼水榭青石瓦,大厦行人红绿灯,一切都因为高度上升而模糊成一团。直到空气变得稀薄,寒冷一点点侵入骨髓,呼出的寒气在乌黑鸦羽上结成冰霜,他的意识开始逐渐不清醒。

眼前是什么呢?近在咫尺的太阳还是远无边际的太空?

逆十想,那些眼睛湿漉漉又亮闪闪,多美啊……就那样俯瞰着大地苍生就好。

夜幕已经在时间的推移下到来,霞光过渡成深紫,银河横跨整片天空包裹着世界。逆十已经有些体力不支,曾经有力的翅膀机械的拍打,不过上升的大气流仍然托着他往上。直到深夜降临,他几乎可以触摸到那轮皎月,莹润的光辉在他生出的手指跳动着。他想,原来星月争辉真的那么美啊,一生看一次就不留遗憾的美。

是的,不留遗憾的。

逆十在心跳停止的最后一秒合起翅膀,他纤瘦的身体顿了一瞬便开始下落,气流流窜在他的黑色西服中,猎猎作响。

空气摩擦着衣物,高温是皱巴巴的西装燃烧起来,少年的失去生命的身体像一枚流星急急的擦过天际,凤凰陨落一般带着火星砸向地面。

……

火焰消去,四周的草木枯黑了一片,蓄着长长的黑白卷发的少女坐在不远处的石堆上静静的看,半边白发在黑夜各位显眼。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平平淡淡的声音响起,旁边的阴影出走出另一个少年,感觉不到高温般一步一印的走过去抱起坑中莹白的蛋。

落下的不知是感慨或是悲伤的泪被灼热的蛋壳瞬间烤干,南封匠抱着哥哥的遗体笑道:

“还能怎么样?这一辈子就由我做哥哥吧。”

我会带着你长大

看着你一点点褪去稚气

看着你和原来的他越来越像

看着你……回来

我的哥哥

既然没人用这个tag我就不客气了www

前世妖怪洛x猎妖师因

【洛因感觉和毒品似的】


  【 还因喜欢下雨天。】

   时间正值冬末春初,春寒料峭还未散去,绵绵的阴柔的雨丝便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害的湖中的灰雁煽动脚蹼找避雨的枯荷。

      少年抖着雨伞走在空无一人的学校走廊,水滴汇聚成一束,淅淅沥沥的从屋檐上掉到草坪,于是还因闻声偏头,看到一个灰色的人影站在桂花树下。


      ——还因可以看见某些奇怪的东西。


     注意到那人的视线,他眯起眼微微偏头,雨丝穿过人影的身体,显得桂叶上的雨滴格外晶莹剔透。

      兴许是处于本性的温柔吧,还因打开伞朝人影走去,草上的雨水濡湿了他的裤脚,发出细碎的摩擦声,直到蘑菇似的伞凑到那人影的头上。

      可人影抬起头朝他一笑,突然便如同青烟般消失了。

       只留还因一个人独立在雨中。


多年后


        还因仍然会偶尔想起那人影混浊的蓝瞳和带着留恋意味的笑容,即使他知道作为新任猎妖师的自己和他再见面时,必定的敌对的关系了。

——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起他嘛。


       拨弄着鸟笼里一只纯白娇俏的文鸟,还因手指轻点她鲜红的喙段,换来一声清脆的鸣叫和几片羽毛。

       又是一年春好处,今年的天气仿佛是为了把自己最好一面展现给情人的姑娘一般好的惊人,柔软的春草在阳光下蓬蓬勃勃的欢呼生长着。还因闭上眼睛舒服的喟叹一声,闲来无事间便趴在桌子上,竟是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


        当醒来时,日头已经偏西了。

        抬眼往东边一看,却是乌压压的一大片雨云,笼子里的文鸟叽叽喳喳的蹦跳着,焦躁不安的拿黑珠子般的眼睛看他。

        抿了抿唇,还因提起鸟笼匆匆回到屋内,阴沉沉的穿堂风吹起他的鬓发,风雨欲来的低气压盘踞在心上,让人莫名有些【恰似故人归】的错觉。

        摇了摇头把鸟笼放好,又加了些栗米鸟粮,还因把自己砸在沙发里,棉布潮湿的味道一下子涌进鼻腔,刚刚从浅眠中回神的大脑还有些昏沉,迷迷糊糊间又要闭上眼睛。


        窗户没记得关,雨天微凉的风穿过衬衫卷起一层鸡皮疙瘩,还因半梦半醒之间不由瑟缩着蜷起身子,懒得回到床上的结果大概又是一夜着凉。

       还因这样想着,身上却覆盖上一片温暖。


       磅礴浑厚的妖气扑面而来。

       还因猛然睁开眼睛,凌厉的目光和着手中匕首朝面前的妖刺去,薄毯掉落在地上,刀刃刁钻的翻转挑掉了那妖一簇黑发。

        单手撑沙发向后一跃,借着蹬墙的力度还因拧身朝踉跄后退的男妖斩去,刀刃破开血肉和布料的刺啦声在耳边炸响,溅出的鲜血糊了少年一脸。而下一秒还因却被他一个侧摔甩了出去,颇为狼狈的撞到柜子跪倒在墙边。

        【糟了……】波普洛克看看自己下意识防卫的手,看着还因恶狠狠的凶厉眼神心中一颤,不顾手臂上的口子两步走过去伸手要扶起他。

         然而回报却是堪堪擦过脖颈的匕首。

        “我……”波普洛克气结,擎住还因的手腕将刀子夺下扔到一边,威胁一般凑近他的脸,“你什么意思?”

        “……是你?”还因端详了好一会,其间还悄悄的给白文鸟使眼色让她叫其他人过来,总算把眼前男妖的脸和记忆中那桂树下的人影链接到了一起。

         他微微蹙眉,一只胳膊屈起挡在两人中间,眼中的恐惧却少了点,只是紧盯着波普洛克的眼睛,警惕不减反增。

        “你有什么目的。”虽然被压制在身下,但气势上还因如果想赢就没输过,漆黑一片的眼眶不留痕迹的往门口瞟,期待琼岚,或者逆十也好,多多少少有人来搭把手。

          打不过怎么了,至少我气势足.jpg

       【我能说什么?等了几十年就为了来和你谈恋爱?】

      【而且你还失忆了?!】

       波普洛克在还因的目光凌迟下膛目结舌,一怒之下直接亲上了那薄薄的唇,少年柔软的触感带着雨水的湿气,荡漾在两人唇齿之间。


       接下来你以为是你情我愿为爱鼓掌吗?

       怎么可能。


        “阿还——!”碰的一声,还因家门被暴力打开,琼岚急急忙忙的冲进来,手里一串钥匙随着她的动作丁零当啷的响,看到一地的血和两人的动作后,家里的大姐惊讶之余反而松了口气。

       “波普洛克你过来了?雯雯急急忙忙的吓死我了。”

       琼岚微笑着关上房门,但波普洛克愣是在其中看到了一份威胁。

        波普洛克尴尬放开还因手腕,后者在则在一瞬间的懵逼后回神,揉着被抓红的手腕灵活的闪到琼岚身后。

         “姐。”少年纯黑的眼睛看上去有些湿漉漉的,声音倒是平稳的很——毕竟本就是很无情的人:“发生了什么。”

         “……”见他一语问到终重点,琼岚被聪明的弟弟哽了一下,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波普洛克,拉着两人到沙发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包给人泡了杯茶冷静一下。

【你问那满地血污?没关系反正普通人看不见妖。】

          “岚姐,我来解释吧。”波普洛克和还因分别坐在琼岚两边,他抬手接过茶杯,给了琼岚一个安抚的微笑。


           “大概上辈子或者上上辈子的时候,我们都是人类……”

“那时我们都是普通人,从小一起长大,几乎是理所应当的产生了爱情。可是你不久后……被抓走了……”

“他们怎么对你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尝试过去救你 ,但是你似乎是特殊的,我们最后失败了,你也死了,带着残破的身体,垃圾一般被那些人丢在外面……为了你的魂魄不灰飞烟灭,我自愿牺牲肉体为妖,但是……”稍做停顿,他偏头苦笑了一下,抿了一口杯中的茶,苦涩的味道弥漫开来,却带着回甘的清香。

“罢了,这样也好呢,那段记忆我们都不希望你记着。”


还因默默听着闷声喝茶,待波普洛克说完抬起头看向琼岚,见姐姐点头,他点点头算是承认了男子的说辞。

至于那些【记忆】,还因则是稍有猜测,那些从他儿时映像一开始的时候就存在的,疤痕般的胎记和从小坑坑洼洼的部分皮肤都无声提醒着他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好吧。”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我的美丽舍友给我的签!绘!
我爆炸开心啊啊啊啊她超好啊1555551
ls真好磕【满足】
@热寂 爱你(。・ω・。)ノ♡

早秋丸太太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您是什么神仙我155551
我我我吹爆太太!!!
【然鹅这边快递停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到】【我爆哭!!!】
@早秋丸

虽然知道可能是巧合但作为双粉还是有点……五味杂陈【邓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