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因kangin酱

求约稿orz

皮一下我超开心
亮点自寻
【不要说我毛笔字写的难看!】
【虽然他真的很难看】

占tag致歉

如果集满十句中秋快乐我就更文好不好,全员向沙雕的那种。
【疯狂立flag】
【圈小不怂】
来嘛来玩嘛~( ̄▽ ̄~)~

不行我一定要发。
亮点自寻。
(ಡωಡ)

好的我是咸鱼鉴定完毕。
【字丑请无视】
【画风突变】
【可能有错别字】
【别问我为什么一个蓝蓝的一个黄黄的】
【有私心tag】
【尽量凑一套吧】
【ooc不接受反对意见】

【术元】来自夏天的小脑洞

大概是一个脑洞……?

反正一如既住的智障就对了。

cp是术元哦,不喜勿入

炎炎夏日,在烈日下曝晒的机器烫的能把人晒化

,元帅打理好最后一枚零件,一甩工作钳摇摇晃

晃的回到了工作室里。

【呀元帅你回来啦xd】

电子的屏幕上打出了字,术士笑眯眯的转过椅

子看着元帅嫌弃的抖着湿掉了的衬衣。

“嗯,改完这次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差错了。”

垫着脚把衣服塞进洗衣机,元帅脱力一般把自

己砸在了床上。

“喂,喝饮料怎么不知道给我一瓶。”

【??】术士愣了一下,举起了手中刚刚从冰柜里

拿出来的荔枝汽水,(对就是上面有洛天依的

那个)【你不是不喜欢甜的东西吗:)】

术士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笑,在元帅没有看到

的情况下拿着汽水拼命摇摇摇,待气泡消下去

一些时递给了元帅【拿去喝吧xd】

“你这看好戏的眼神是什么鬼。”毕竟的同居了,

元帅是何等的了解,他拧开瓶子,干脆利落的对

准了术士的脸。

“嗤——”

元帅对着满脸汽水黏糊糊的术士发出了嘲讽的

笑声:“我就知道。”

【前来观察进度的顾问:我应该干什么比较好……

用真理之线隔空割下老板的头?】

今天的术士也是一如既往的在被打的边缘威风

堂堂呢。

我有病我有病,没错。
呐等什么时候我20粉了我想开车诶——【核善的微笑】【不你】

【蛇枪】没有名字的智障桥段略略略(甜的,放心

【蛇枪】就甜饼,名字不会取略略略

大概是平行世界,蛇枪确定关系。
——————智障警告,哔哔哔——————

当枪匠在珠穆朗玛峰皑皑白雪探娘家的时候,天一带着逆十字去出了趟远门。而等其回来时,却发现书店气氛怪怪的。

“怎么啦?”枪匠抱着自己的骨枪缩在杂乱的书堆里,环视在挤满了人的狭小书店,逆十字的人几乎到齐了,除了——
赌蛇。

“赌蛇呢?他在哪里?”枪匠寻找无果,问喝着咖啡的天一。

老板椅上的人动了动,露出了一双颓废的眼睛。
“他死了。”

“…………啥?”

一周后

伏月有点担心的看着搅拌咖啡的天一,悄悄的指指枪匠的房间:“你放任他这样真的没关系?他自从回来已经一周没有睡过了。”

“不是有一次吗。”天一抬头答到,不出所料的看见伏月飞舞的头发。“好吧那次被顾问打晕不算——不过你不用担心,很快他就会乖乖睡下了。”

房间内,枪匠趴在桌上画着草图,浓重的黑眼圈和虚浮的笔迹昭示着他已经许久没有安眠,挠了挠棕灰色的头发,枪匠放弃一般趴在了桌子上。

“啊——睡不着诶——”蹭蹭胳膊上的布料,那是赌蛇穿过的衣服,熟悉的气息窜进鼻腔里,枪匠小小的打了个喷嚏。

【还是不行……】半个脸埋进了衣服里,棕发青年的眼睛变得湿漉漉的。【赌蛇离开的第七天,想他,睡不着。】

即使已经确认赌蛇已经死亡,甚至枪匠看到写着他名字的书被天一烧掉,枪匠还是不愿意承认赌蛇已经离开了。

背后的门被轻轻打开了。

“老板我不饿——”枪匠气息奄奄的趴着没有动,直到他的脸被来人强硬的捧起来。

“你多久没睡了?”黑衣杀手紧皱着眉头,有点心疼的看着自己恋人胜过熊猫的黑眼圈。

枪匠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瞳孔里水汪汪的一片:“赌,赌蛇……?你不是死了吗?”

“什么?”赌蛇闻言也是懵了,无奈的低头亲吻上枪匠的额头。“为了隐退现在的身份,只能对外宣称我已经死亡,……大概你又被天一坑了。”

赌蛇薅起窝在椅子里的枪匠往怀里塞,用下巴抵着枪匠毛茸茸的头顶。“你多久没睡了?”赌蛇重复了一遍最初的问题,手上用劲把本就有些脱力的枪匠丢上工作台旁边的床。

“额……大概一周吧……”枪匠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了他。顺带着,憋了一周的眼泪就落了下来。“我以为你死了……你不在我睡不着……”

枪匠呜呜咽咽的抱着被子缩在床的一角,棕色的呆毛一颤一颤的,被角被液体打湿了一片,棕色的眼睛里一层莹莹的泪,实在可以说是委屈急了。

“……”赌蛇的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去找天一结束最后的收尾,过来看枪匠本来就是听伏月说他状态不太好随便看看,虽然没想到有这么不好就是了。

伸手揽过枪匠一周几乎不吃不喝瘦了一圈的腰,赌蛇最终认为一个被欺负【被天一】狠了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恋人更值得自己花费一个晚上。

“先睡觉。”把被子从枪匠手里抢出来给两人盖好,赌蛇一把把枪匠的脑袋按在了肩窝处,并感到他瘦弱的身体微微抖了一下,闷闷的猫咪撒娇一般的轻哼传了出来“唔……”

好熟悉的气息,好温暖……

于是枪匠在赌蛇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不动了。

【睡着了……?】低头看看身边人的睡颜,枪匠只有二十多岁,夹在青年和少年的脸看上去安详极了,温暖的呼吸浅浅的打在颈间,挂在睫毛上未落的水滴亮晶晶的引人注意。

【的确是失眠很久了。】赌蛇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本来凝固的感情在逆十字智商最低者面前却有着流淌的迹象。最终,他收紧了枪匠腰上的手臂,在青年唇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晚安。】

其实后面还有,暂时没有码出来orz
小甜饼希望你们喜欢呀!
是我知道很短而且没有剧情一点也不好吃但是!
打滚求评论鸭!感觉自己在单机qwq有什么建议缩啊qwq





迟来的七夕贺图……【就当明年七夕的吧】
水粉搞死我了……

大概是俩孩子的日常吧

电车上有点挤,嘈杂的人群鱼龙混杂,躲在封闭的铁箱子中窃窃私语。岚打了个哈欠拉住逆十的衣袖,引得紫色的袍子微微煽动,几个拉着扶手摇摇晃晃的乘客向她投来视线,然后转瞬即逝。
“什么时候到?”岚用眼神询问着。车厢里满是女人的脂粉味儿和混杂的油腻早餐的味道,空调打的很低,岚可以看见她妹妹的胳膊上有一层鸡皮疙瘩。
“马上”逆十没有回头,只是盯着那小小的发着幽幽荧光的屏幕,淡淡的光打在她白皙的脸上,显得有点恐怖,岚的手下意识握紧,似乎怕她会突然就像鬼魂那样消失了。
“你上次也这么说”拿眼神控诉一下少年老成的妹妹,岚有些失望的底下头。逆十终于把视线移开,轻轻握住岚的手。“我说了,快了”地铁上的座位是冰凉的不锈钢,岚的手因为突如其来的低温下意识瑟缩。
“。。。”逆十没有说话,自顾自看向车外黑色的通道,时不时闪过一道白光,那是几乎毫无用处的安全灯。
温暖的体温传递在两人指尖,岚呡着唇,最终没有说话。
地铁的速度越来越快。
“叮——咚——”车厢终是停止了运动,打开的一瞬间,外头夏日灿烂的阳光撒了进来。
“没想到这次这么快啊”岚理了理头发,淡淡的光晕在锦缎般的黑发上跳动。她一步跨出车厢,身上因为过低的空调而染上的寒气倏忽见蒸发在阳光下。
岚呼吸一口干燥而闷热的空气,独自向远处走去。

【惊悚】【贩罪】如果你是他们的孩子

ooc我的人设觉老师的
非常崩坏,自割腿肉系列
【贩罪】顾天,枭道,蛇枪,术元,茶时
【鬼喊】尘诩
【惊悚】叹封,雨灵,吞湿
cp随机,每章数量看心情,另外这个梗是哪位大佬提出的我不知道,望告知
试一下对话体嘿嘿嘿
——————前方高能,智障警告!——————
【2】
撞见你的家长【哔——】,并被发现。
【顾天】
你回到书店是,发现卧室门没有关好,于是凑上去看了一下。
天一:哈……你个混蛋……啧轻一点啊……
顾问:嗯?那你怎么夹怎么紧?……诶?小天回来了?
你:…………
天一:woc……?该死你放开我!
你【麻溜的关门】:对不起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一会儿后
你【丢去了一个tt】:做好保护工作啊爸。
顾问:看看,近墨者黑
你:吸吸:p
【术元】
某天晚上,你起来上厕所,听见厕所里有奇怪的声音,便悄悄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一片靓丽春光。
术士:叫轻一点,小元在睡觉呢。
元帅【咬他肩膀】:唔唔嗯!(谁叫你在这里做的!?)
术士:我们可以去房间。
于是,他们打开门后发现了石化在原地的你
你:……
元帅:……
术士:……小元让一让。
你:啊……?好,好的……
第二天
元帅:说,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你【内心OS:这句话是应该我问你吧……】我,我就去上过厕所……我什么都不知道……
术士:算了算了吧元帅。
【尘诩】
今天你刚刚回家开门,就听见了自己老爸在嗷嗷叫。
王诩:混蛋!败类!放开我!你的脑子呜呜呜……!
古尘:你安静点不行吗?小尘马上就回家了。
你:【打开门走进去】我已经回来了。
你【翻白眼走过】:反正又不是没有看过,倒是没有想到爸你们还有所谓的羞耻心么……
王诩【愣在原地】:…………
尘诩【对视一眼】:是亲女儿……
【叹封】
某天早上,你起床准备上学,却发现一向准时的父亲并没有准备好早餐
你【悄咪咪打开房门】:早……!?
小叹:觉哥你轻一点……小心一点身体……
封不觉:知道了知道了……小叹你行不行啊?……诶小之起床了啊。
你【突然点名】:啊……?嗯,是的,我,我先上学去了不打扰你们了!!!……还有,老爸你不要为难父亲,小心他开黑。
封不觉:嘿呦!该死的你滚回来啊啊啊啊!
小叹【抱住腰,有黑化趋势】觉哥……你还没有满足我呢?
下一秒,房间里传来了绝望的嚎叫。
你【默默关上大门】:节哀啊节哀。
【吞湿】
你是被隔壁房间的动静吵醒的。
马骏骄嘴里不知道骂着些什么,其中混杂着隐忍的呜咽声。
于是你看了看钟走向12,实在受不了。
你【脑子一抽踹开隔壁房门】:安静一点啊爸!要不要你儿子睡觉了啊?
马骏骄【低气压】:嚯哟长大了翅膀硬了啊……
施龙:额……那个,小吞先出去?……啧,我们安静一点……
马骏骄【下/身/挺/入】:管他干嘛,你叫给我听啊。
【对门前的你甩眼刀】还不快出去!
你【猛然明白自己干了些什么】:噫!对,对不起啦……
【听着背后的门后传来和谐的声音】你:诶……原来老爸是下面那个呢……
【你的关注点呢?】
不会写段子……勉勉强强赶上七夕吧……祝大家七夕快乐!【虽然我没有cp】
打滚求评论qwq感觉自己在单机qwq有什么建议缩啊qwq